今日渤海网-沧州报业传媒集团主办
今日渤海网-沧州报业集团主办

今日渤海网-沧州报业集团主办

官微:jinribohai521

运河边 老房子重生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21-01-06 10:33来源:沧州日报

运河边 老房子重生

张徽贞

小寒节气前,元旦假期最后一天,被热心运河文化的陈立新老师喊着转运河,同行的还有博施博物馆馆主于龙华。

这次转的是新华桥北边东河沿的老街。去年路过的时候转过两回,也就三四个月的时间,居然意外地发现——河边的老房子在悄悄变脸。

1

在桥头,陈老师指着桥东北的小游园说,原来这里就是梅公祠。梅东益,晚清淮军著名将领。曾任沧州总兵,一生战功卓著,身后光绪帝御敕为他在沧修造梅公祠。梅公祠是什么时候拆的?他说1990年左右,新华路拓宽的时候。也曾听一位领导说起拆梅公祠的情形,那个年代人们没有保护文物的意识。那时报社就离桥头几百米。大概是见过,却视而不见,没有印象。反倒是对路南的那些小胡同有印象,书铺街、钱铺街、缸市街等,巷子极窄,都是些青砖的不高大的老房子。那里是运河边较早改造的区域,现在是一片多层住宅区,叫作华西小区。

路北,老房还在,老街还在。有的房子翻盖过,成了红砖的,有几栋还保留着当初青砖灰瓦的旧模样,门前的小石狮,依稀可以想见当年的繁华,但王谢堂前燕,今到百姓家,多已是屋顶衰草飘摇,门楣斑驳沧桑。

梅公祠后面,原来是个学校,叫胜利小学,再早叫建华小学,还曾作过教会小学。

现在变身为一家音乐酒吧,叫远洋の烈酒绿洲,貌似还有一家也正在装修。破旧的校园有了青春的气息。隔着院墙,能看到院子东边天主教堂的红色尖顶。

再往北,是几间线条简洁的店面,有点苏州博物馆的味道,叫奥美原创设计。走进去,也同样是简洁时尚的气息,主人是31岁的阳光男孩,长着可爱的小虎牙,叫杨帅,西安美院毕业,学的平面设计,屋里屋外都是自己设计装修。可以想象,这样一个有格调的设计工作室,面向大运河,比隐居写字楼里的更接地气儿。

河边的老房子大都在坡下,远远看去就只有半房高。沿河还开了一些叫柒拾陆号、猫舍、树下、悦己、一峪之类的店,名字都很文艺,落地的窗户,灰白色调,有些江南的古朴味道。进到店里,要下好几个台阶,门面很小,里面却是别有洞天。老于称之为有腔调的店铺。他不停地拍照,大概想起他仍在装点的老博施,会有一些小小的喜欢和启发。

让文化回归生活,这样的文化,就有生命力了。

2

陈老师重点推介的是一家叫“一直在等你”的店。两重的门脸,门上的瓦是花瓦,房上的檩是乌黑油亮的,颇有年代感。进去却是西式的气息。到处是干的或鲜的花,松梅,芙蓉,静静地开在朴拙的花瓶里,灯光下,或阳光打在上面,手机随手一拍,就有杂志封面的感觉。这种氛围,适合恋人约会或闺蜜聚会下午茶。

空气里飘着奶油的甜蜜味道。做甜品的大姐很健谈:这老房子是都不能住的了,店主装修花了不老少钱,都差点要放弃。

院里有一棵高大的苹果树,未及摘下的果子冻在了树上,衬着蓝天像一幅静物画。大姐说,你们要是早些时候来,可以吃到苹果,可甜了。

墙上小黑板写着:

有人问我

为什么叫“一直在等你”

你在等谁

这个“你”

也许是

一盆花 一本书 一碗粥 一只宠物 一个爱人 一次旅行 一块奶油蛋糕 一阵风或是明日的阳光

因为这些等待,古老的运河边,古旧的老房子,就这样拥有了许多生活中不可多得的美好。

再往里走,又是一进院落。里边有百年的老房子,颓败得只剩下一堵后墙和几根梁柱,后墙上有一面拱形的窗。因为不能承重,被巧妙地改造成一间木屋茶室的模样。闻声出来的留着小胡子的小伙子,只穿了一件短T恤,站在院里和我们说话,原来他就是这里的主人,叫王小亮。他说因为喜欢这些老家具、老房子,就一点点做起来,店慢慢养起来了,现在有5000多粉丝。小伙子夫妻本业是医生,前面还有一个养生馆,也摆放了他自己喜欢的一些老茶、老物件。

这样的店、这样的情调,是和运河风情相契合的。让人想起杭州拱宸桥桥西文化街区的味道。大运河文化带建设还未真正做起来,已经有这些年轻人,自发地将大城市或是域外的艺术、风情引进来,或者依自己的喜好做起来,隐隐让人看到了古老运河街区新生的样子。

3

几年前,和陈立新老师、王少华老师寻访老街的时候,这里的街道坑坑洼洼,没有下水道,一下雨就积水无法行走,住户们洗衣服的水,都要用扁担往运河里挑。生活极为不便。知道我们是报社的,就拉住我们让给呼吁。我们也真给呼吁过,过了两年,正赶上市里改造老旧小区,现在的街道就变成了水泥路面,还装了路灯。但多数的房子破旧凌乱,都不是原来的老家旧户,租给了进城打工者、做小买卖的,许多门口停着做煎饼或大饼卷鸡蛋的小车。

从河边往里走一条横街上,还有保存相对完好的供销社以及一栋二层小楼。如果加以改造,也许可以再生,成为运河边的一道景致?

找到一家明显高大的老砖房,门口种着两丛竹子,门旁还钉着报箱。应是过去现在日子都过得挺殷实的人家。一位老爷子走出来,老人家耳背,得凑到耳朵上大声喊。费了好大劲,终于知道了老人姓于,问祖上是否这里的大户,老人说,家是北蒲子的,爷爷那辈卖了四亩园子,到这里来买的房子安的家。买的房是王家的。

想起上次来时交谈的,正是王家的后人,祖上还出过什么人物,在山东做大官。据说这一片的青砖房都是王家的祖业。

靠近河边的这条老街不算长,一条街却有好几个名,最北边叫四合街,再往南叫麻姑寺街,最南边叫建华正街。最南边小横街叫后坑沿。中间小街口往东叫神门口,再往下坡走往北叫真武庙。曾经问过几个很大岁数的人,没有人见过麻姑寺,寺不在了,如今名字尚存。真武庙再往东,就是水月寺了。而沿河边往北快到北环桥,是曾经的漕运盐场码头。当年,一船船的官盐就是在这里装船运往南北城市。

有人说,这条老街像是一条卧龙,蜿蜒守护在运河边。而那些充满着历史气息和传奇味道的地名,则记录着百年的运河故事。

一上午的寻访,意犹未尽。此时,运河萧索,岸树凋零,河里冻出美丽奇异的冰花纹。小寒一过,就进入“出门冰上走”的三九天了。

这样的寒冷里,和这些热爱运河的人在一起,无端觉出生活的温情,生出对运河未来美好的想象。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317-3155727
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jinribohai521
声明:未经许可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。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理管理办法 今日渤海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317-3155727
c 2015-2017  今日渤海网-沧州报业集团主办 备案编号:冀ICP备10008322号-1 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13120180017

http://beian.miit.gov.cn

技术支持:河北欧米软件有限公司
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