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渤海网-沧州报业传媒集团主办
今日渤海网-沧州报业集团主办

今日渤海网-沧州报业集团主办

官微:jinribohai521

古城街巷 文韵回响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20-12-03 10:45来源:沧州日报

古城街巷 文韵回响

1、主持人:沧州大运河畔可以点数的老街巷有哪些?这些老街巷里有哪些标志性的商铺、建筑?现状如何?

张永诚:沧州著名的古街巷,要数文昌街、南门里街、顺城街、小南门、城隍庙。这里是老沧州的中心商业区,是沧州最繁华、最有烟火气的街市,也是与大运河相连的街区。

文昌街是沧州解放前最繁华的商业街,是从老东门往西一直到南门里大街的一条东西走向的大街,也是从南门里的天一坊饭店对面往东的一条街。它西起南门里百货(二层灰砖楼),东到老东门。这里主要有同义诚杂货酱菜店、钓鱼台旅馆、袁家杂货店、袁家大院,照相、刻字、镶牙、理发、澡堂、煤球厂一应俱全。还有日本人开的电灯房即供电所、自来水公司等。那时四里八乡的人进城办事没有不到文昌街的。可以说文昌街就是沧州的王府井。

小南门是老城墙西南角的一个小城门,门外往南直通钱铺街、锅市街,门里往北就是繁华的城隍庙、顺城街、菜市。小南门是一片商业区,聚集了很多老字号商铺名店,如小万祥糕点杂货店、永诚百货鞋帽店、长青瑞瓷器店、盛兴和洋铁玻璃店、义生和糕点鲜货铺,还有众多酒馆饭店。每到春节、正月十五,全城男女老少和城外的人都要聚集到这里,采购、看灯、逛庙会,这就是有名的“挤小南门”。这里张灯结彩,人潮涌动,热闹非凡。

50岁以上的沧州人都知道南门里大街,现在改为清池大道。以前还叫过南北大街。它是贯穿城市中轴线的南北大道,也是贯穿老城南门至北门的中心商业街。这条街“文革”前分为三段,中间一段从牛市街到新华路叫南门里大街,牛市街以南叫南门外大街,新华路以北叫北门大街。解放前直到“文革”,每逢重要节日,是民间文娱巡演的必经之路。解放前,这里有义丰园糕点铺、文和成杂货铺、鹤龄堂中药房、尹家绳辫店、德伦大楼、源利成、源利号食品酱园等,还有书院,可谓商贾云集、鳞次栉比。解放后这条街北头建了沧州第一座电影院——新华礼堂,中间段建成了人民银行大楼、实验小学。

魏新民:刚才宗老师上传的照片里,建华街、四合街、小街子等基本还是我们年轻时的老样子,看上去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建筑。红砖房,街巷狭窄,人口密集,基本格局、道路走向,还有点老城区的味道。沧州市区,这样大面积人口密集的旧房子,已经不多了。

宗增顺:沧州的街巷比较多,最典型的就是城隍庙一带,是当时经济文化购物中心,其次就是江岔子、老当铺街一带,也就是现在清风楼对面,比较繁华。还有缸市街、书铺街、顺河街、建华街、四合街、马厂街、李家花园、鼓楼街、南川楼等。现存的只有南川楼、建华街等,过去沧州老城内的街巷几乎没有了。顺城街是现在的东风路西口儿斜对着一直通原盐百的那条路,是市民选购农副产品水产品必到之处。时代变迁,好多建筑民居都在消失。

主持人点评:老街巷是城市的文化皱纹,没有皱纹的城市虽有朝气,却少了沧桑和深沉。历史有情,长成了这些皱纹,又无情地将它们抹平。纵酒放歌、慷慨激昂的勇进和开拓固然可嘉,浅斟低唱、凝眉沉思的柔情与深刻也未必不妥,或恰是二者合而为一,方是真正的历史担承。

2、主持人:历史上的老街巷曾留给一代代沧州人难忘的回忆,寻常巷陌里非常的人、非常的故事及建筑本身,为城市打下哪些文化烙印?

魏新民:我不是沧州“土著”,缺少儿时的记忆。沧州历史文化悠久,但自己多年来却“灯下黑”,对“学于斯,老于斯”的这座城市,它的前世今生,回望不多,关注不深。虽然在这座城市生活了60年,没有“根脉”上的联系,还是有“客居”的疏离感,可见乡愁是与生俱来的。直至退休,闲下来了,才发现,错失了许多能认识它的机遇。近几年从民间收藏入手,力图研究一些老沧州的历史文化,潜意识里也许是一种地域文化的认同和某种精神上的回归。一个没有文化和记忆的城市,如同一个没有体温、没有表情、冷漠的人,这是挺可怕的。我们今天的话题就是为留住城市的体温和表情,让它成为一个鲜活且有个性的“人”。

说一段一中上学时的往事,跟小南门有关。有天下午是自习课,偷着溜出来,去小南门。这里书店、理发店、照相馆、卖糖果应有尽有。最有诱惑力的就是那家挂着“曲艺社”牌子的说书馆。说书人叫张起信,个儿不高,很精神,白白胖胖的,嗓音洪亮,说得也好。不知人们为什么给他叫“大傻”。听“大傻”说书,是最快乐的一件事。听书是要钱的,坐在长条板凳上先听,十分钟一段。听完一段,惊堂木一拍,就有人端着一个小簸箩,下来收钱了。听一段,收二分钱。书馆里总是挤得满满的,一收钱了,门口人群“呼啦”一下就散去了,收完钱就再返回来。门口站着的,多是没钱又想听的,好跑着方便;坐在板凳上的,不好意思不给钱。我一个穷学生,没钱,就站在门口听。我的文化启蒙,除了爱看“小人书”,大概就是这家说书馆了。《三侠五义》《大小八义》《呼延庆打擂》……这些老段子,听得着迷,搞得第二天上课总走神儿。

老街巷宅院发生过许多藏宝的事,有一件事是我亲身经历的。上实验小学时,对面就是一处老宅子,刚下过雨。一群刚放学的小孩子在院里弹球,眼看玻璃球咕噜咕噜滚到一个小洞里,却怎么也找不到了。喊来大人,发现这个洞很深,在院子里住了这么多年,从来不知道院里有这么一个洞。拿来铁锨挖洞取球,谁知,越挖越深,越挖越大,原来下面是一个空洞!据说,最后挖出来一瓷坛子现大洋。那年头,老宅子挖出宝贝的事,屡见不鲜,不是银元就是古董。

张永诚:运河漕运带动和孕育了沧州城。运河东岸有漫长的码头货栈。市中心的主要码头在现在的彩虹桥往南一带沿河边。最大的要数刘家码头,南来北往的货船几乎都在这里停靠,装卸货物,采买生活用品,常有多条船队停靠河岸。岸上排列不少的货栈、客栈、澡堂、酒肆。最著名的大货栈、杂货店是“庆兴和”“圆成德”。沿河最著名的建筑是英国人建的博施医院,在河西岸,现在的市委南家属院位置。一片灰砖红瓦的英式小楼,建筑典雅美观。河东岸不远处有老当铺大院,院内分多个院落体系组成,磨砖对缝,气势恢弘,森严壁垒,是少有的大型中式建筑。据说是满清贵族投资兴建,由山西商人经营管理。麻姑寺在建华街北头,是运河的一个大摆渡口,大马车可以在渡船上过河。过了河是通往西边各县的长途车道。运河南川楼岸边还有一个高大的楼房——面粉厂,是日本人修建的。厂房下边是它专用的码头,每天运粮运面的船只在码头来来往往。建筑里是现代蒸汽锅炉和加工机器设备。面粉厂高大雄伟,是沧州最高大的建筑,方圆几里都能看到高楼的身影,每天早晨七点和下午四点,面粉厂拉响的汽笛声几十里外都能听到。

宗增顺:建华街一带,老建筑比较多,但没有大的建筑。船厂就在原看守所西面,当时也很繁忙。漕运的船可在此船厂养护,很有历史。庙宇也比较多,因为西面就是水月寺,故事也很多。这里原有一个人民公社办的刺绣厂,是给外贸加工的单位。

主持人点评:老街老巷老宅子,几朝更替,几番风雨,几人欢笑,几家忧愁。曾经的那些人,曾经的那些事,曾经的那些繁华,都在巷口飘然远逝,如烟云消散永不再来,惟有记忆渺渺茫茫丝丝缕缕回荡纠缠,无处凭寄。幸好,抹平皱纹的历史老人在青砖缝里还留下一丛秋草,在老宅院里深藏了几件宝贝,这脉脉的温情,算是对乡愁的抚慰。

3、主持人:人们对老街巷饱含深情,为挽留它们做过很多努力,其中有遗憾也有欣慰。曾发生过哪些故事?

魏新民:现代社会文明的标志,不能总是物质的,要注入文化,城市才有温度,有表情,有灵魂。人们知道运河边上的吕宅,当年幸存下来了,可至今处于既没拆毁也没保护的状态,令人堪忧。我前两天去了一趟,基本还是老样子。吕宅之外,还有一座更早的张宅,据说是清代山东济南府尹张小平,在沧州最有风水的宝地,为其母亲建造的私人宅院,青砖、灰瓦,典型的清式建筑。三进院,中院有天井,墙上的砖雕,屋子里的木地板,这样的建筑形式只有南方才有。特别是院里百年以上的大槐树就有十来棵,宽宅大院,绿树成荫。四周也都是青砖灰瓦的建筑,遮掩着,所以外人多不知。随着城市发展,沧州古城许多名楼、古建,如闻远楼、水月寺、包公祠、梅公祠等,都先后拆除了,这是沧州最后,也是唯一一座保留完整的清代古宅了。

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张宅拆毁时,缸市街市民马先生出来“护宝”,说这是文物,不能扒,还打电话找来了文物部门。文物工作人员依据《文物法》,证明确属文物,经过交涉,当时还上了报纸,终无果,最后张宅在人们眼皮子底下消失,成为永久的遗憾。

主持人点评:历史文化不是毁于无知冒进,便是毁于利益分成。余秋雨说,看着在圆明园废墟上开推土机令人心痛;梁思成说,拆除北京旧城老建筑50年后我们会后悔。没有了水月寺的晨钟、闻远楼的暮鼓,历史文化在城市上空几乎失声,轻飘飘没有底气。50年后,我们已经后悔。然而,“悔”字是轻描淡写地挂在嘴上,还是念兹在兹地行于事里?

4、主持人:城市改造中,结合社会发展,能否给那些典型的老街巷容身之地,供人在心灵和文化上以诗意栖息?老街巷的局部改造应注意哪些问题?

魏新民:前几年听有关部门的一位领导说,要把这一带作为城市的“文化干细胞”保留下来,这个提法很有意思,能给沧州留下一个老城区的微观“标本”。腾出来的这片“空城”整体规划,仿照一些城市做法,发展文化。这里文化底蕴厚重,且是一个集多元文化的区域,比较能代表“老沧州”特色。这个思路听起来不错。但没有大手笔,实行起来很有难度,倘能实现,对城市发展和改善民生无疑都是一件好事。“张宅”的消失,给我们一个启示:城市发展的同时完全可以兼顾文化保护,如果当初考虑马先生的意见,把那些古建筑原样保护起来,老当铺、公所、张宅、吕宅都可以当成旅游景点,那么这就应该是最有沧州文化特色的地方,成为供人们在心灵和文化上的诗意栖息地。

张永诚:国家倡导建设大运河文化带,这是难得的历史机遇。在运河景观带建设和恢复历史风物建设中,一举多得,功德千秋。同时把水月寺、盐运署衙、明楼古迹都重新修复。这是对沧州历史的贡献。河间可以修复府衙,东光重建铁佛寺,青县修建盘古庙,为什么沧州重修不了水月寺?其实就是对故乡历史文化的认知问题。天津就是榜样,天津旧城改造工程变化巨大,但是天津老城的北马路、东马路、南马路、西马路,仍然保留了原名,传承了历史,让子孙后代再过一百年从国外归来,仍然能找到回家的路。

宗增顺:现在仅存的老建筑不多了。南川楼、建华街、四合街这一带的老建筑还比较多,且多青砖老宅,又紧挨着运河。这一带建议保留下来修缮一下。没有老街巷和建筑,就没有了乡愁。

陈立新:国家领导人在上海考察时曾指出,文化是城市的灵魂。城市历史文化遗存是前人智慧的积淀,是城市内涵、品质、特色的重要标志。要妥善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,注重延续城市历史文脉,像对待老人一样尊重和善待城市中的老建筑,保留城市历史文化记忆,让人们记得住历史、记得住乡愁,坚定文化自信,增强家国情怀。古建筑是传承沧州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,建议把四合社区改建成古文化街,恢复历史古建筑,将其打造成既有古建历史文化,又有居住和休闲旅游于一体的古城文化街,再现运河岸边古城的繁华。

主持人点评:尚存的古建,应当修旧如旧。已经消失的古建,当慎重恢复。若无对待老人般的尊重,对待圣贤般的虔诚,妙手著文章的才具,足够的物力,那么匆匆一挥草草而就的“假古董”,仍不可取。

5、主持人:沧州街道更名目前正在进行中,如何广求民意,保持历史文化的延续性同时又能避免历史久远带来的生疏生涩感,起出既有历史文化气息、又能突出街道本身文化特色的时代性前瞻性的名称?

张永诚:在城市的建设发展中,前几年沧州给一些新建和改扩建的马路冠以新的路名,有的比较成功,得到广大市民的欢迎,有的就不成功,叫起来青涩绕口,难以记住,广大市民难以接受。

主持人点评:街道是形,名称是影,形影相符,是群众对街道起名约定俗成的原则。易记、易懂、响亮通俗、方便出行是群众最基本的需求。在此前提下,结合路段特点,以地方文化历史或当代文化符号来统领,是街道名称的文化提升。历史文化符号的选择,应为大多数群众所熟悉,宜近不宜远,宜耳熟能详,不宜生涩古奥。再进一步则是结合城市和街道两边的特色规划,加入未来愿景,反映当代文化或社会建设的大势。只有兼顾历史与现实、前瞻未来与梦想、引导和顾及群众口味的名字,古城街巷的文韵才会叫得回响悠长。

总策划:张徽贞 周红红

主 讲:魏新民 市文联原主席、作家     

     张永诚 历史文化关注者

     宗增顺 摄影师

     陈立新 摄影师

主 持:祁凌霄

执 行:刘伟 高海涛
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317-3155727
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jinribohai521
声明:未经许可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。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理管理办法 今日渤海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317-3155727
c 2015-2017  今日渤海网-沧州报业集团主办 备案编号:冀ICP备10008322号-1 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13120180017

http://beian.miit.gov.cn

技术支持:河北欧米软件有限公司
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回到顶部